文章标题
内容导读:转眼又到了农历的正月二十一日,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和妈妈打电话。而今天,却又是妈妈的周年了。……



发布时间:2015-03-11 | 栏目:心情日记
  祭

  转眼又到了农历的正月二十一日,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在和妈妈打电话。而今天,却又是妈妈的周年了。
  1
  去年今天的下午,突然接到爸爸的电话,说妈妈走了。我震惊的连电话都扔了。我不相信,所有人都不相信。那之前的几个小时,我们兄弟都和她通过电话,大哥也刚离家还在路上。
  从发病到离开,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妈妈就那样走了,永远的走了。
  2
  这一年,我突然间仿佛跌入人生的最低谷。各种不顺在半年时间突然就涌来,我只是在奔溃的边缘努力让自己奔溃。有很多无法宣泄的情感,有时想对妈妈说,可当拿起电话时,才知道这一天再也不会有了。
  那一段日子,事业或者情感,亲情或者爱情,都瞬间支离破碎,很多时候,我都是努力不让自己奔溃。知道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浓密的头发下面出现的大面积的斑秃,才知道,自己真的已经奔溃了。
  3
  妈妈走了,耳边再也没有妈妈的唠叨。我才突然学会了生活。
  我自己做饭做菜了,一个从来不会的人,就这样对着网上的菜谱开始了烹饪。渐渐地,手也熟了,很多时候,做好一道菜,想告诉妈妈,我会做饭了。可是我再也不可能做一顿饭给妈妈了。
  4
  这半生的我,经历的太多苦痛。孩子的夭亡,家庭的破碎,创业的波折。始终让自己行走在苦难和匆忙中。
  有很多时候,苦了累了痛了。我会对自己说:我想我妈,我想回家。可每次都不愿意伤痕累累的回到妈妈面前。打电话说,我很好。妈妈知道我不好。有时侯很久没有打电话回去,当电话接通了,妈妈会说,上次打电话是什么时候。
  5
  妈妈说过很多次,要到我这边来住几天。但我总想着自己稳定下来了,让他们都过来。妈妈说我以后有孩子了要给我带孩子,我一直盼望着。也许妈妈心中,我那夭亡的孩子——他从没看看过一眼的孙子,是她压在心头的痛。
  我后悔了,真的愿意回到过去,哪怕我跌跌撞撞,只要妈妈在我身边。
  6
  这一年不知不觉的走着。到了冬天,天冷了。我想妈妈冷吗?我梦中仿佛看见妈妈寒冷的样子。我是不迷信的人,但我真的心疼了。传统祭祀那天我卖光了一个路边卖烧纸人的所有纸钱,在十字路口烧了很久很久。
  过年了,回家了。妈妈再也不在门前迎接。
  7
  除夕,妈妈的坟前,他的儿孙们,跪地烧纸。
  一年了,妈妈,儿孙们回来看你,却只能用这种方式和你说话。絮絮叨叨的诉说,变成了涟涟的泪水。妈妈,这一年了,我们的眼泪还在把你呼唤。
  故乡,老家,坍塌的故园,和萧瑟的坟茔,在这冬风里,在这纸钱燃烧的火光里,我的心抖得多么厉害。
  8
  过年,爸爸说,过了妈妈的周年在离家吧,但是我却要上班了,哥哥们都留在了家里。
  今天,是妈妈的周年祭日,哥嫂们都在家里,我却只能远远地远远地怀念。
  妈妈,你在天堂还好吗?
  9
  不想流泪的。
  只想这样静静地写下点文字,来纪念这一年的想念。只想告诉妈妈,我会好好的。这一年经历了最为灰暗的时光,终于慢慢地走了出来。还要更稳的走下去。
  决定不流泪的,在这下午,在这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很多思绪突然间变得潮湿,变得淋漓,变得哀婉,变得凄楚。
  却也泪落如雨。
  妈妈……


  肃竹2015年3月11日(正月二十一)于西安
本文地址:http://www.sdcnw.com/Item/Show.asp?id=9822&m=1
下一篇:过年难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