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51、郁葱的泪水滚滚而落着
内容导读:  1151   大黄狗冲了出来,站在前面扑着叫着,还带了几只狗。   “放狗。”任志中说。   任志中带的大狼狗也冲到了前面,和大黄狗咬在了一起。   狗一打架,人就赶快后退,把战场让给这些动物。   乡政府………



发布时间:2011-04-11 | 栏目:小河弯弯
1151、郁葱的泪水滚滚而落着
  1151
  大黄狗冲了出来,站在前面扑着叫着,还带了几只狗。
  “放狗。”任志中说。
  任志中带的大狼狗也冲到了前面,和大黄狗咬在了一起。
  狗一打架,人就赶快后退,把战场让给这些动物。
  乡政府的大狼狗的确很厉害,一个对几个也毫不示弱,而且渐渐的占了上风,大黄狗还带了点伤。
  “大黄,回来,大白,回来。”江流打了个口上,喊了两声。
  大黄狗和另一只领头的还真的听话的后退了,另外的几只也后退了一下。大狼狗趁势扑过来,江流一挥手扔了个东西过去,大狼狗一口就接住了。只听“嘭”的一声,大狼狗倒在地上,不停地叫着抽搐着。
  “你们敢炸狗?敢用炸药!”任志中一直江流几个,大叫道,“把他们几个也抓起来,敢用炸药,这就是犯罪。”
  “看清楚了,这是鞭炮。”江流拿着几个绑在一起的大个子雷鸣鞭炮说,“你们的狗一下咬坏了我一捆鞭炮,你们要给我赔。”
  “把他抓起来,我们走。”气急败坏的任志中一指江源对几个人命令说。
  几个人刚要再冲上来,江涛、江流这一帮七八个挡住了。
  1152
  “任乡长,真还要逮人啊?”江波问。
  “废话,不逮人就这样子能走吗?”任志中说,“你有脸回去,你给乡长、书记咋说?这狗可是书记买的,你不逮个人回去,谁来赔这个?”
  “可是我们逮不了啊?”江波说。
  “七八个人连一个人都逮不走,就这点出息!”任志中说。
  “你看那边。”江波一指身后。
  任志中转过头一看,自己也傻眼了。
  除了跟前的江涛他们七八个小伙子,路上还站了几十个人,都还拿着锄头、铲等工具,就跟前坎下的木耳地边就有十几个。停车的地方也有十几个人。
  看来他们真的是不能够带着人走了,而且如果这样再发展下去,就连他们几个人想安全离开也很困难了。
  任志中气地咬咬牙,跺跺脚,对江源说:“你等着,这事没完,你要想在大河乡待下去,门都没有。”又对身边的几个人说:“把狗一抬,走。”
  几个人抬起受伤的狼狗,就向山下走去,大家很快给让出一条道来。
  1153
  停车地方的几个人看见他们快到了,也快速离开了现场。
  任志中一伙人一上车就发动要出发。却发现车前面有一块很大的石头,几个人下车后,合力推,很久都没推出路面,村里的人就在几十米远的地方看着笑着。任志中一气之下自己也下车,参与推石头,好不容易才把石头弄开。
  车就向前走着,不到五十米,又一块大石头当在路边,这伙人又下车推石头,推完又走。
  又过了不远,又被石头堵住了……
  “你们几个在路上放了多少石头阿?”
  “不多,就一二里路,十几个吧。也都不重,二三百斤的,下次来了把上山那个大的推下来,那个几千斤的,看他们咋推。”
  路边上的这群人看着这走走停停的车队,煞是得意地笑谈着。
  江源一家人站在门口院坝沿上,看着这些可爱的村民,心中说不出的感受。
  平时里多少人都还是有些磕磕碰碰的,但是这个时候居然又能走到一起来。就如同当年杨柳中邪的事一样,江二号召修路一样,大家都能走到一起。但这一次却是集体与代表乡政府的官员们对抗,这个意义却不同于以前,很容易被人夸大或者扭曲。
  此次事件后,又将会发生怎样的事呢?
  1154
  江山站在院坝边上看着这一切,就大声喊这群人,叫他们晚上到家里来吃饭。大家客气着,都陆陆续续的散开了。
  江山一家和江贵在门口坐下来。
  “这些人这几天还会来。而且还会来很多人。”江贵说,“得想个办法,不能这样折腾。”
  “唉,我们这个路修的,说是能让村里人好好的出入,咋想到让狼也能方便的出入了。”江二说,“早知道,就不修这个路了。”
  “你说的,窗子打开了,哪还不飞进几只苍蝇呢。”江山说,“这与路没关系,这些人要想要你的啥,没有路他们也能进来。”
  “那也不会这么轻易的进来阿。”江二说,“按我说,我们去给路上设几个卡,让他们进不来。”
  “不让他们进来倒也是个办法,但我们总得出去吧。”江贵说。
  “拖过这段时间,缓和一下。”江二说,“这今天回去,明天又来。今天来了七八个,明天要来上几十个,真出了啥事,咋办?”
  “他们要是敢来,他们当官的都不怕,我们平头百姓还怕啥?他们敢进来,我们就敢把他们打出去。”江贵说。
  1155
  “江二说的对着呢。我们虽然不怕他们进来打架,但总不是个办法。”江山说,“他们一天吃饱了没事干,今天进来一下明天进来一下,就当打发时间了。我们还要劳动阿,不能被他们耽误了吧。”
  “以我说,我们把二郎峡那一段封了,只留一点人走的路,摩托车能推过去就行了。”江贵说,“那段路窄,两边又是悬崖,他们想倒车都困难。”
  “这样不好,这些人找的是我家的事,把路封了,这不方便,影响全村人出行。”江山说。
  “今天你看看,村里人不是都来了吗?”江贵说,“有几个是叫来的?都是自己来的,大家虽说有时候有些矛盾,但心里都还是明白的。你想想,这些领导连你们家都欺负了,欺负别人还不是踩蚂蚁的事?”
  “源儿,你等一下去把今天来的人,挨家挨户请一下,晚上到我家来吃饭。”江山说。
  “涛儿,你和流儿再叫几个人,去二郎峡,弄几块大石头,把路堵了,留一点人走的就行了,堵实在一点。”江贵说。
  “一路上多放点石头,让他们进来也走不方便。”江二说。
  “路上就不放了,我们这一堵,他们自己就会想到一路上还有石头。今天已经被折腾了一天了,他们自己也该想到了。”江贵说,“二郎峡堆那么大一堆,里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呢,我们就不费心了,让他们自己折腾去。”

本文地址:http://www.sdcnw.com/Item/Show.asp?id=8087&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