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41、我今天就当一次皇上你能咋的
内容导读:  1141   江贵第一个来到江山家问情况,问江山到底欠了乡政府领导什么债。江山把缘由讲了后,江贵说:“不给,谁愿意闹闹去,我们江家还怕事了咋的。我还以为是你当干部的时候人家栽赃说你下台缘由的那事,”  ………



发布时间:2011-04-10 | 栏目:小河弯弯
1141、我今天就当一次皇上你能咋的
  1141
  江贵第一个来到江山家问情况,问江山到底欠了乡政府领导什么债。江山把缘由讲了后,江贵说:“不给,谁愿意闹闹去,我们江家还怕事了咋的。我还以为是你当干部的时候人家栽赃说你下台缘由的那事,”
  “我才不怕呢,身正不怕影子斜。”江山说,“但这个电的确是因为我们家和乡政府几个人的事停的,这样对不起村邻,弄不好还真影响村邻关系。”
  “你看咋办?”江贵说,“要不要花钱,花钱需要的话给我说声。”
  “花钱就算了,你看让涛儿还是流儿去江建家打听一下,我们咋样做他们才能供电。”江山说。
  “这不是明显的服软了吗?”江贵说,“那还不弄个人家占主动,我们任人家宰割阿。”
  “也不到那一步,就看看他们的态度。我们得想办法,总不能让村里人受连累吧。”江山说,“让流儿去吧,我感觉涛儿见了江波就像要打架,流儿脾气比他哥温和点。”
  “这两兄弟都一样,都看不惯那两爷子。”江贵说,“行,就让流儿跑一趟。不过他们也是谈条件,有啥要求我们听了再想办法解决,不能他们说啥就是啥。”
  1142
  “他们让这两天送三百斤木耳,不然不但不给供电,还要逮人。”江流回来,告诉了这么一个消息。
  “逮人,逮什么人?”江山说,“他们来逮一下试试看。”
  “他们说,江源不是村里人,在村里占地砍树,侵犯了村里的利益。所以要找江源的事。”江流说,“他们还说了,这些木耳是没经过允许的,要没收充公。”
  “哈哈哈……”江源自己都给听笑了,“这些理由都能找出来。欲加其罪何患无辞。”
  “那总得想个办法啊。”叶郁葱说,“他们就是不对,就算是犯罪,那你现在能阻止他们犯罪吗?现在总得解燃眉之急阿。”
  “怎么解?现在要三百斤木耳,我们总共收下的都不够三百斤。”江源说,“这个基本要求满足不了他们,他们想怎么就来吧。”
  “要真逮人咋办?”周慧兰说,“我们家又没犯法。”
  “我们家没犯法他来逮什么人阿?”江源说,“他们要来逮人了,才是犯法呢。”
  “他们还有点法的概念吗?”叶郁葱说,“他们要有法的概念,还有这些事吗?所以我们要防一下。”
  “郁葱说的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江山说,“我们要防止乡上的老爷们下来害人啊。”
  1143
  “你们这几天凡事多留点心,不要和他们正面冲突。能拖的事先拖着,保住自己安全,也要保住木耳不受破坏。”江河听了说,“等把这批木耳收了,再给他们谈判。”
  “我们只是担心这些人会下黑手,这些人可没有什么路子,什么都不按程序来,很有些流氓气息。”江源说。
  “先拖着,说几句软话,把眼前的事慢慢过去了再说吧。”江河说,“我这两天把手头的事打理一下,我回来一趟,咱弟兄坐一起,想这个办法。”
  “你忙就算了,我们想办法吧,不行我就报警算了。”江源说。
  “千万别报警,那些人能来,就不怕你们报警,报警也解决不了问题,只会激化矛盾。”江河说,“不管怎样,先稳住情绪,不要让他们搞破坏就行了,拖一天是一天,时间长了,办法就出来了。”
  江源和江河通完电话,还真的越来越发觉事态有些严重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如果能拖延一下时间,或许真能改变一切,能有解决办法,但是现在,拿什么拖延时间呢?
  眼见着对方行动日期越来越近,自己却没有了应对办法。就算是拿木耳来缓和局势,也没有那么多东西啊。
  1144
  突然状况发生几天来,郁葱都没敢给父母说这个情况,自己也在焦虑中度过。
  “你是不是有点眉目了,连家也不要了?”郁葱妈问。
  “是火烧到眉毛了。”郁葱说这把这些事给妈妈讲了一遍。
  “不行就赶快回来,你叔前几天说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这几天就可以上班了,我还说你在外面回不来,让过一段时间呢。”郁葱妈说,“现在是这边好了,你那边又出问题了。你说那都是啥地方嘛,穷山恶水出赃官,在那有啥好的,回来好好上班。”
  “还没有那么紧张的,我们怎么也得把这一季收完吧。”叶郁葱说,“再说了,这些事情如果过去了,以后不就顺畅了吗?我们还想扩大呢。工作你就拖一拖吧,咱那边好拖,但这边就拖不成,等完了我们就回来了。”
  “不管你们什么情况,你和江源不能出任何问题。”郁葱妈说,“就算是最坏的情况出现了,他们敢来逮人了,就是放狗咬,找人打架,也不能让他们逮人,他们无法无天,要真让他们逮走了,就要受大苦了,种不种木耳小事,保全自己是大事,真要把事情弄大了,乡政府包不住了,自然有上级政府出来管事,我不相信那个县的官都那样。就算一个县的官都出问题还有市上,还有省上,还有中央呢,总会有人为民做主的。”
  郁葱妈的话还真的提醒了江源他们,这种事已经不能就这样拖着了,必须寻求上级解决了。
  1145
  江源还没联系上张忠志,乡政府的人就再次在小河村出现了。
  任志中带着江波等七八个人开着两辆车进村了,进村后直接在路边空地里掉转车头,停在路上。
  七八个人牵着一条大狼狗来到杨柳家门前。江家的人都出来了,江二和江山很客气地招呼几个人到自己门口坐下,把茶泡上。
  江源也从地里回来了,叶郁葱听见动静,也把学生发了,回到了家。
  小河村的人见来了这么多人,也陆陆续续的往江山家聚集。江贵对两个儿子说:“你们去,远远看着,别靠近,眼睛尖一点,不到你们出来的时候别出来,把你们那些小伙子叫上。你们听好了,在小河村,江家人都是一家人,是不能被外人欺负的。”
  江贵的话就是给两个儿子的军令,江涛和江流一人拿了点东西往怀里一揣就往杨柳家房后土坡上走,一路还叫了七八个玩伴。
  “看看看,江山叔家来了一群大狼狗。”这些年轻小伙有人说。
  “你看清了,那不是一群狗,是一个人带了一群狗。”有人接过说。
  “那你们说我们是打人呢还是打狗?”
  “不能打人,就打狗算了,那是些疯狗,疯狗咬了人会得疯狗病的,所以我们就把疯狗打死算了。”

本文地址:http://www.sdcnw.com/Item/Show.asp?id=8086&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7392328115|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