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1131、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内容导读:  1131   “你还不动手?”任志中说。   江波刚要往前,江涛、江流等四五个人就把他围住了,几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一根短棒,江波见势不妙,就往后退着。   “真没出息,连这点事都干不了。”任志中骂了江波一句………



发布时间:2011-04-10 | 栏目:小河弯弯
1131、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1131
  “你还不动手?”任志中说。
  江波刚要往前,江涛、江流等四五个人就把他围住了,几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一根短棒,江波见势不妙,就往后退着。
  “真没出息,连这点事都干不了。”任志中骂了江波一句,走到木耳地边,就要亲自动手。
  突然,地坎上面一直站着不动的大黄狗一跃而下,一头把任志中撞出木耳地,踉踉跄跄几步,任志中直接摔倒了木耳地外两米多高的地坎下,好在下面是刚翻过的空地,人才没有受伤,只是弄了一身的泥。
  另外两个随从一见,刚忙扶起任志中,拾起石块向大黄狗扔来,大黄狗发怒了,更凶的扑着,大黄狗一扑,附近一大群狗都包抄过来了。
  “我们走。”灰头土脸的任志中站起身拍了拍衣服,对其他几个人说了一句,转身就走。临走时转过来也不知给谁撂了一句:“你等着!”
  一大群狗疯狂的围追堵截,四个人瞻前顾后的向停车的地方转移着。所有围观的村民们,没有一个人叫停自己家的狗。硬是眼看着一群狗将装着四个乡干部的车用吠叫声送到了村外。
  1132
  “你们怎么能把乡领导给得罪了?”江建次日一大早让江波用摩托车送进去后,让江波在河边等着,自己一个人上去找江二说事。
  “我们咋会得罪人家呢?”江二说。
  “那你说你们弄得昨天任乡长跑到我家,当着江波的面把我骂了一顿,没头没脑的。”江建说。
  “那你咋不问你儿子咋回事呢?”江二说。
  “问了,他说是你们把领导得罪了,还把领导打了。”江建说。
  “江建,你这话就有问题了。”江山说,“你儿子带人来抢我家的东西,你不管你的好儿子,你不问青红皂白来找我们的事,还栽赃给我们。你说我们把领导打了,有谁见了,明明是他们抢砸东西被狗咬了吗,狗也算人了?那他们是不是也和狗一样了?”
  “大哥,话不是这样说的。”江建说,“有啥纠风好好解决,再说了,和政府领导有啥过不去的,人家是父母官,让一让就过去了。”
  “话也不是你这样说的。”江山说,“我们没啥纠风,是你儿子跑来要东西没要着,带了一帮人来逼着要的,我们没惹他们,凭啥这样。你说他们是父母官,这是你们这些人的,与我们村没关系,他为我们村做什么了?除了在我们村要钱做过什么?学校垮了,来过人没,给过话没?学校学生上没上学他们知道不?”
  1133
  “这不是我来就是解决问题的吗?”江建说,“总不能把政府机关领导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弄僵了吧?”
  “那你说怎么解决?”江山问,“我们这里和政府机关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哪里,你自己想清楚。”
  “都退一步吧,都退一步事情不就过去了?”江建说。
  “怎么才是都退一步?”江山问。
  “我的意思是,你们不是要种木耳吗?乡上以后就不管你们了,你们种就行了。”江建说。
  “我们本来就没有让他们管,他们就没有管过阿?”江源莫名其妙地说。
  “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江建说,“我是说,乡政府以后就不用让你们干这干那了,农业特产税也就不提这个话了,你们就自己发展就行了。”
  “这我更不懂了,农业特产税对我们现在就根本不适用,谈不上收不收的。乡政府不管我们,你的意思是以后就不给我们找麻烦,是这个意思吧?”江源说。
  “对对对,我就这个意思。”江建说。
  “那我求之不得。弄了半天,咱们乡政府管人民的事就是给人民群众找麻烦的。”江源说,“这本来就是他们不对,他们改过就行了吧,我们也没闲心追究,追究也没实际意义。”
  1134
  “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江建说,“人家领导都让步了,你们好歹得有个让步吧,最起码有个态度,有个行动表示阿。”
  “我们表示什么?”江源说,“他们知错改错,我们表个态度?那就乐于接受,难不成要给他们送个知错就改的锦旗?”
  “人家让步也不是白让的。”江建说,“你总得给人家台阶下吧。”
  “我们不追究他们的错误,这个台阶还不够啊?”江源说。
  “你这娃。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江建说。
  “他是想要我们给领导送礼。”江山说,“绕那么多圈子干吗?”
  “你看,多和你爸学着点?”江建说,“大学上到哪去了?”
  “他们干了错事,要改正错误,还要我们受害的给他们送礼?你觉得这个道理讲得通吗”江源问。
  “道理是讲不通,但这也不是讲道理的时候。”江建说,“你和乡领导讲什么道理,他们就是最大的理。”
  “在你那是,在我这不是。”江源说,“我表个态:他们知错改错,我接受,给他们送礼,门都没有。”
  “源儿,你要长远打算,人情世故的事,多问问你爸爸。”江建说,“事情不是你这样做的。”
  “我也是这样教他的。”江山说,“人情世故我知道,但我知道人最起码要有个做人的尺子,我给我娃的尺子就这样,和我的一样,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别指望我们给这些人送礼什么的。”
  1135
  “哥,你不要把话说这么绝对。我今天来也就是来解决问题来的。”江建说,“你要站在全村利益的高度来思考问题啊。”
  “全村利益?”江山说,“这还牵扯什么全村利益了。”
  “不管全村利益我今天来干嘛?我这不就是来开会解决村民和乡领导这家的矛盾来了吗?”江建说。
  “哦——江书记是来开会解决问题的阿?”江山说,“我还以为是来回老家走亲访友的,还说让源儿他妈做饭呢,看来凑不上了,那你赶快通知开会去,我刚好还得下地锄草去。”
  “开会你不在咋开呢?”江建说。
  “你们村上的事村委会、村党支部的事,我一个平头百姓凑啥热闹,”江山站起身拿起锄头说,“你看通知谁,我顺路的一叫,该还是在村委会办公室开吧?”
  “村委会办公室在哪?”江建说,“学校都垮了,村委会办公室在哪?”
  “哦,忘了村委会没地方了,那江支书你看放哪开会?”江山问。
  “就在这开,村委会、党支部的人开会。”江建有点郁闷地说。
  “好好好,我马上去叫。源儿,你把水给倒上。”江山说着走了。
  “我也去锄草了,你慢坐啊。”江二说这站了起身。
  “开会你村长不在能开?”江建说,“你坐下。”
  “我昨天是村长,今天不是了,任乡长昨天当着全村人民和你儿子的面把我免了,我还在这干嘛?”江二说完,扛着锄头一瘸一拐的走了。

本文地址:http://www.sdcnw.com/Item/Show.asp?id=8085&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7392328115|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