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标题
隔屏可闻臭,一些伪作者正在践踏文艺之美
内容导读:那些用肮脏作品来面对公众的,让公众看到的只是你内心的肮脏。所以,肃竹也提醒大家,在面对浩繁的文艺作品,仔细甄别,让那些垃圾,尤其是有毒垃圾滚得远远的。……



发布时间:2018-08-16 | 栏目:冷眼看热点
隔屏可闻臭,一些伪作者正在践踏文艺之美
肃竹要来拍拍文艺,那先说说文艺是什么。综合一下别人的解释,大概就是指文学和艺术,是人们对生活的提炼,升华和表达,是陶冶人的人格及其生态的载体,是人心灵的养分。鲁迅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

无论是别人的解读,还是肃竹个人的理解,艺术带给人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刺激,而这种刺激,无论是通过什么形式,其结局总是向着美好的方向的。有人会说,鲁迅的匕首投枪针砭时弊揭露了很多阴暗面算什么?肃竹认为,鲁迅先生揭露这些阴暗面的目的是唤醒大众认清现实争取光明。或许还有人说,现实本来就很肮脏,我的作品反映现实自然干净不了。那么肃竹想问问,既然你这样崇尚真实,你做饭为什么要洗菜,出门为什么要衣着整洁呢?这不都是大自然给你的真实吗?

肃竹个人认为,文艺作品无论反映什么内容,它本身应该是具有美感的,带给公众的应该是审美享受。所以,作者们既然是文艺作品的创作者,基本的审美是一定要有的,带给大众的也必须是美的享受,而不是庸俗、低俗、恶俗的感官刺激,甚至是有害垃圾。

但是如今的文艺作品,尤其是传播渠道多元化的时代,大量的文艺作品所传播的不是审美,而是庸俗、低俗、恶俗,甚至是恶心。这样的作品生产者,已经超出了文艺的底线,践踏了文艺作者的基本道德底线。

所以,肃竹今天就来扒一扒这些伪作者的面具。

诗歌,提起你们的裤子

肃竹是一个天天都会写诗的人,但不喜欢“诗人”这个头衔。所以肃竹一直比较关注诗歌的发展。

肃竹认为,诗歌是最能反映作者内心世界的作品,任何一个作者可以虚构很多其他作品,但是诗歌是真实的。但是在某些人的诗歌界,肃竹真不敢这样认为,否则,肃竹可能会被认为对作者进行了人格侮辱。

那么看看一些诗人的作品吧。“厕所里立便器/只有两个/我正尿着/领导进来了/与我并排/站着开尿/气氛有些沉默/我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我说,领导/你尿尿/也尿得这么/好”这首诗叫做《和领导一起尿尿》,而且貌似还在纸媒发表了。巧的是另一人也有一首同名诗:“我们一起掏出来/他用一只手扶着/本来我也想这样/但想一想/还是用了两只手”该作者还有一首诗叫《和领导一起拉屎》,内容和前一位作者的尿尿的差不多。当有人把几首诗让我看的时候,我吃惊地说:“这种拉玩意儿也有人抄袭!”

这样的诗现在并不鲜见了,甚至随处可见。比如前段时间有人给我看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是“我身体残疾/但性功能正常”,还有大家熟悉的“跨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甚至在某一个时期,很多现代诗人刻意在作品中暴露性器官,如“竖起硕大的阳具”等等。还有作者写壮阳药说“不小心放进锅里/噌,竖起一锅面条”。这其中不少作品都出自各级作协主办的诗歌刊物之中,他们,到底想传递什么信息呢?艺术价值又在哪里呢?给人的唯一感官刺激就是隔着电脑、手机屏幕,也能闻到令人窒息的恶臭。

听过一个有关诗歌的笑话,有一个年轻诗人去求见一位大师,拿出自己的诗歌让大师看,并特别要求大师点评其中自己最为得意的一句“漆黑如母亲的子宫”,大师回避很久,但又熬不过这位诗人的求赞之情,最后不得不说:“我不是妇科医生,也不是你爸,我没体验过啊!”

诗歌是一种来自内心的艺术,它的美丑反映着作者内心的美丑。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是多元的,各自的环境也不一样,所以作品所呈现出的状态也不一样。但是,诗歌作为最贴心的艺术作品,美感是最基本的元素。我们的诗歌界中,有不少处于生活最底层的人,如打工诗人、农民诗人、流浪诗人等,他们用朴实的文字创造出了美好的作品,比如“苦瓜诗人”白连春的作品,很有乡土气息,《挖苕:在秋风落日的苍茫中》“我得挺住。尤其在儿子面前,尤其在秋风中/虽然怀着落日时苍茫的感情还得把锄一次又一次/举过头顶,还得把腰伸直。我是儿子的榜样/我要他知道,日子很艰辛,但是还可以活下/去,而且/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像苕不仅要争一个圆/还要献出自己的甜。摸着儿子小小的扁扁的头/我的心像一颗埋在苦难深处的苕:挣扎着……/需要力的支援。天马上就要黑了,冬季马上/就要来了,而儿子从锄把上跌下来的姿势,摔得/我好痛”,这样的诗歌不少,作者也不少。用朴素的文字,传递出生活之苦,也显示出诗歌之美。

所以,肃竹认为,作者在创作诗歌的时候也应该远离恶俗和肮脏,不要为了新奇为了噱头,把头埋进裤裆里。

小说,别让方块字看着恶心

随着网络文学的兴盛,流量收益成了网络文学的主要盈利方式,对网文的长度要求就很多,而且每天都要大量的更新,所以很多网文都不能称为创作,只能是码字。

而网络写手为了留住读者,通过赚取订阅等多种形式盈利,在作品中就刻意加入各种诱惑内容,让作品变得暧昧。

而传统作者在面对网络写手变现的强大诱惑,就充分发挥自己的文字能力,主动融入那些暧昧文字阵营,所以当今小说界,还在坚守小说本来骨气的没有几个了,大多沦为了流量包。

其实将小说界的肮脏归于网络文学并不严谨,应该说小说已开始就有肮脏的元素,明清时期就曾产生过大量的限制级小说。但是让小说再次肮脏起来,却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而且都是作协大院里产生的。

据一位在某省作协工作过的人士介绍,该作协有一些专业作家,每年都有创作任务,但是到时候写不出来了,就聚在一起,关起门来看某渠道得来的影片,美其名曰刺激灵感。此即几天后大家回家开始创作,于是就有了大量的低俗描写片断,甚至加方框,注明此处省略多少字。有人统计了某框框作家一部不足二十万字的小说,其中“写及屎及屙尿、尿及溺尿的事象多达13次,写及屁股、屁眼(肛门)、放屁、洗屁股、痔疮的事象多达14次,写及人及动物生殖器及生殖器隐匿与生殖器展露的事象多达20次,写及性交、手淫、强奸10次,写及尸体4次,脏裤头4次,总共70余次,平均不到4页,就写及一次性歧变事象”。

在某一个时期,主流作家群生产了大量的此类低俗内容,让人觉得汉字这种棱角分明四平八稳的文字在它们的作品中,居然那么恶心。有这么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某一些作家可能眼神不好,在“生活”前面多看了一个“性”吧。

对于小说中是否需要性描写,肃竹向来是不反对的。但是艺术是要有审美底线的,露骨的描写就只会让作品变成垃圾。很多优秀的小说中,都难以避免出现性描写,比如肃竹最爱的小说《平凡的世界》中,也出现过几个性片断,孙玉亭偷情的尴尬,孙少安和贺秀莲在过程中谈工作,田润叶和李向前的夜晚生活等,都没有长篇大论的描写,而是很好的融入了作品当时所要表达的故事发展之中。再比如《穆斯林的葬礼》中韩子奇与梁冰玉发生关系的场面,作者通过“明媚的世界,清亮的阳光,和煦的春风,青翠的丛林,娇艳的花朵,轻柔的鸟啼”“平缓的沙滩,碧蓝的海水,轻盈的白帆,宁静的小岛”“小岛不见了,白帆不见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沉下海底,在怒涛中挣扎,呼喊……”“天地塌陷了,山洪暴发了,海水吞没了陆地,雷电毁灭了生命,只剩下孤岛中的亚当和夏娃”等文字和元素,将整个过程写的唯美动人,让人看到他们在爱与伦理、现实与梦想中痛苦挣扎的过程。

文字本来没有什么美丑,只是被人组合起来,才有了它的内涵和形态。在当前多平台多渠道传播的大环境下,很多作者为了眼前利益,堆砌出大量的低俗作品,不仅是文学之耻,更是时代之害。一位省级作协会员作者出了一本书,其中有大部分都是在农村庄稼地、乱草堆、茅坑边打滚翻屁股蛋的内容,他说:“没办法,不写这些没人看,写了这些又不好意思。”肃竹想,原来他只是觉得不好意思,而没觉得自己在危害社会,忍不住看看他那张老脸,居然觉得异常恶心。

书画,作品真的反映人品

书画圈的鱼龙混杂已经是众所周知了,其中不少作者及其作品对不起“书画”两个字。而当前的状态是,很多只要能拿起笔的人都成了书画家了,而且动辄这个协会主席、那个书画院院长,还有什么研究会会长,还有的居然是省级、国家级协会会员或者领导。所以这里不得不提一句,陕西书协曾闹过拥有62个领导的笑话。还有些协会、书画院、研究会,总共人数可能也就两三个,甚至一个人,不需要备案,自己封个主席、院长、会长什么的,在不明真相的人面前显得也十分高大上。

书画界的门槛很低,低到可能就是一个洼地,什么水都能流进去,所以虽都能称自己是书画家。所以肃竹也害怕不小心掉进去被打上书画家的标签了。

圈子乱了,作品自然就乱了,很多刚能拿起笔的人都干书画了。没功底字写不好不要紧,写好不行,还不能写丑啊。所以,写丑书的比正经写字的都多。所以就有了很多书法领域的笑话,比如“风景这边独好”成了“好狗边上飘”之类的笑话。丑书引起的讨论为时已久了,肃竹不想过多说这个,免得再去看他们的作品犯恶心。

在传统书画领域,更有一些所谓的抽象画,抽得已经不像画了,看过让人想抽他。还有一些画家,也不知该把他们归于何种流派,做的画和少儿街头涂鸦差不多,但他们却给起个很成人的名字,或者给你一大堆解释,甚至找一大堆评论家给你解读,让你觉得他们的画就是神品。

在网络小视频流量赚钱的当前,网络上出现大批“画毛大师”,把照片ps成不同完整程度分几次展示,每次只在镜头前画几笔毛发,然后就成了惟妙惟肖的肖像画。这种打假也有不少了,但是大多数人都是看一眼就关了。

这些把自己低劣作品吹成神品的人,和这种画毛大师其实没什么区别,都是在玷污书画艺术,都是在浪费公众的审美资源。

都说作品反映人品,这一点在书画界体现的尤其明显。那些制造垃圾作品的人,其人品口碑绝对是垃圾的。就如同画毛大师们的视频下面,看出问题的人绝对是留下批评甚至漫骂。

为什么书画界会有这么多垃圾出现呢?原因只有一点,好混好赚钱。好不好全靠自己一张嘴,花钱雇写手,垃圾也能吹成神品。一个作品一分钟甚至几秒钟,就能赚现钱,比别的行业容易多了。还有一些身处特殊位置的人,在退休之前都会搞书画,借用自己掌控的资源吹自己、建圈子,以后好卖钱。所以就曾有不少官员兼任书画行业协会的领导的,还有报刊等传媒机构领导搞书画,整天在自己的媒体上发作品的。这些人的作品,大多数都是丑书丑画,基本上都是垃圾。

当然还有跨界的书画家,尤其是作家跨界书画太常见。写一本书画很长时间才赚多少钱,弄不好还赔钱,还不如买一幅字赚钱。于是就有作家利用自己的名人效应,自己涨价,利用资源优势自己吹嘘,于是就诞生了一个个书画界奇葩。其中前文提到的框框作家就是典型代表,据说其一年光卖字画收入过千万,而他的书画只是在他的圈子里流动,成了某些打关系的礼品,专业人士认为在市场上、艺术价值上只能“呵呵”了。当然跨界书画家也有非常优秀的人士,比如演员徐锦江、主持人朱军等就有非常优秀的书画作品。

影视,刺激道德底线

既然提到了演员,那肃竹这里就要说说影视作品。在当前,影视是关注度最高的传播平台,所以造成的影响力也是最大的。但是随着市场竞争的白热化,作品产出量也不断加速,几乎每天都有大批新的影视作品出现,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垃圾,垃圾中有大部分都是有害垃圾。但是部分垃圾居然一路绿灯走到了观众的面前。

且不说作品内容如何,肃竹只说传递到观众面前的感官信息。很多作品,尤其是动作片,为了追求感官刺激效果,强调场面的真实感,于是就可以让场面变得血腥、恐怖,美其名曰“拳拳到肉”。肃竹经常看欧美一些格斗类娱乐节目,他们的画面也很真实,但人家的画面上不断提示是演员经过专业训练、切勿模仿的,但是我们的影视作品,唯恐没有人模仿,甚至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带动国内的打斗热、武术热,这种在利益驱使下不顾影响的心态决定了其作品不会有好的艺术导向。

还有一些作品,采用过分夸大的表演,塑造虚假英雄,比如大家关注过的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小孩弹弓打败真枪实弹的军队、女孩被强暴后满血杀敌等,这不是笑话,但的确在闹笑话。有这样厉害的英雄们存在何以让我们的国家饱受侵略战争之苦呢?艺术可以夸张,但不要超越底线,否则就是把大众当傻子。你把大众当傻子的时候,大众正在把你当傻子。

在国外一些真人秀节目中,经常会看到一些野外求生节目的残酷画面。但是在国内一些综艺节目,引进了一些类似的元素,但是失去的野外的环境,而是让活动参与者做一些非常动作。比如,曾有节目中,主持人要参与者生吃牛脑、牛蛙、活虫等,场面极其恶心。某倾向青少年的卫视一档在国内有极高影响力的综艺节目,在一期节目中,为了配合嘉宾关于排泄系统的特殊调理方法,那位著名主持人用极其夸张的声音说:“哇,果然是金黄金黄的便便耶!”但听他的声音,就不难想到他对着便便那种垂涎欲滴的表情。有必要吗?

国内有过几起观众起诉影视广告商的案例,几乎都是因为广告画面对幼儿造成不良刺激。尤其是在当前网络游戏等盛行的时代,各种过度刺激的低俗内容大幅增加,也得以广泛传播。在网络视频、网络直播快速发展的时代,低俗作品更是海量增加,如少儿妈妈、极限挑战、尬舞、低俗表演等,都还处在泛滥与争吵之中。

当然,受影响最大的都是未成年人,尤其是幼儿。在这个尚未形成成熟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时期,却在接受着各种毁“三观”的信息。且问这些作品的生产者,你们的良知何在?

说良知对他们显然过于苛刻,能够如此刺激道德底线的群体,是谈不上良知的,甚至也谈不上道德。

影视作品,无论是院线电影,还是电视节目,或者是网络视频,可以夸张,可以虚构,但是不能没有底线,不能歪曲事实。因为每一个作品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力,都有着它的导向性,影视作品在其特有的传播影响力之下,其导向性尤其明显。所以观众在甄别信息时需要注意,审核机构和传播平台更需要注意。

行为艺术,人与动物是有区别的

在网络上,经常有人会转发一些行为艺术的小视频,然后就有人问:“这几个家伙还没被打死?”这当然是笑谈,但是足以表现出人们对一些行为艺术的抵制。

在中学课本上有这么一句话:“直立行走,把人和动物分离开来。”长期以来,直立行走被认为是人类出现的标志之一。但是,除了人类以外,猴子、猩猩、狗、熊、鸡、猫鼬等动物也可以短时间直立行走。尤其是现在,直立行走的小狗经常都能看到。

所以说人和动物还有很多区别的,要不然人为什么要语言、要穿衣服、要上学、要工作呢?可是说到这里,肃竹又模糊了,一些行为艺术的人好像他们不需要这些。那么他们是人吗?

行为艺术的闹剧几乎每年都会有几次,每次都有新的话题。某行为艺术者在楼顶当中进行性行为,名曰“高干”,现场表演引起大量围观,照片及视频在网络上也引发热议。“那样肮脏的事情也能叫艺术?”大多数网友对这种行为艺术表示不理解,认为其哗众取宠的意味更足。但也有部分网友认为,虽然对艺术的认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对艺术应该给予更宽松、宽容的态度。最终这位所谓的行为艺术家被处以劳动修养一年。

还有某音乐学院与某美术学院41名在校男女学生露天全裸,以身体组成电子邮件符号@,名为“@41”。还有只穿一条裤衩、把全身用白漆涂白,身披白色披风,只露两只黑黑的眼睛,手捧玫瑰花,亲吻电话亭、窨井盖、鞋、别人的脚,甚至垃圾桶,名曰“问路”。这种问路方式,肃竹认为和狗撒尿留记号如出一辙。还有用水果制作成可以穿在身上的比基尼,让妙龄少女穿上走秀的;两个女生互剪旗袍的;四名男女用钢钩刺穿背部皮肤後被悬挂于树上的;一辆压路机碾压33吨苹果的……还有那位用女性阴毛做笔,以“性书法”的名义,在国内国际大肆宣传的书画家,遭到社会公众一致唾弃,认为其行为“低级下流,肆意糟蹋书法,践踏文明”。

行为艺术已经多到见怪不怪的地步了,很多所谓的行为艺术被人质疑时,创作者都会说别人不懂艺术。这很高深吗?肃竹只想回他一句:“啊呸!”肃竹认为,这是恶俗,是践踏艺术之美。

人和动物不同,是人不仅具有自然属性,还具有社会属性,如人还有理性、道德和文化等。人追求的是精神性的对象,如真理、正义与崇高;动物追逐的是物质性的对象,如生存、求偶和繁衍。肃竹认为,有一些行为不是人类文明所应该有的,或者说是经过了数百万年的人类进化史,人类已经摆脱了的兽性。而把这种兽性当做艺术,是人类进化史的悲剧。

动物肯定只能是动物,可人却不一定就是人,有的人虽然同样具有人的形体,但在精神层面却还停留在动物阶段。更可怕的是,他们还把自己的动物属性当作艺术,来歪曲人类关于艺术的审美。

最后,肃竹想说,文艺作品是要有精神的,文艺作品直接反映着作者的内心,有什么样的作品,就有什么样的作者。那些用肮脏作品来面对公众的,让公众看到的只是你内心的肮脏。所以,肃竹也提醒大家,在面对浩繁的文艺作品,仔细甄别,让那些垃圾,尤其是有毒垃圾滚得远远的。

肃竹2018.8.15-16于汉中


本文地址:http://www.sdcnw.com/Item/Show.asp?id=10639&m=1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肃竹时空
肃竹个人官方网站所有内容均属肃竹原创,肃竹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使用。
QQ:151796400|Tel:13319269382|E-mail:shkcn@163.com
肃竹全文 || 关于肃竹 || 肃竹搜索 || 文章订阅
肃竹留言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版权所有:时空中国 ||  || 站长:肃竹